结合实际开展农运

红色文化周刊2018-02-13 22:30

结合实际开展农运

邓子恢在《龙岩人民革命斗争回忆录》中曾说过:“革命的理论为群众所掌握,知识分子与工农相结合,便会产生伟大的力量,从而改变整个历史进程。”

郭滴人回到龙岩后,迅即进行农运的宣传发动工作。他是优秀的政治工作领导人,不知疲倦地深入农村,涉及穷乡僻壤,从实际斗争出发,用通俗易懂的语言,对占绝大多数的农民进行思想启蒙教育。

在一次湖邦区农协大会上,农友们在讨论减租减息问题时,国民党右派郑菊人竟然说:“你们的本分就是种田……有什么困难,地主会怜悯你们的,也会帮助你们的。”郭滴人当场予以驳斥,并向群众宣传:“农民整天辛苦耕作,吃不饱,穿不暖,卖子借债过日子。地主不劳动,手白脚嫩,作威作福,到底是地主养活农民,还是农民养活地主?”一席话,句句在理,使农会会员群情激昂,郭滴人带领他们游行示威,吓得地主老财心惊胆颤。当张旭高等人在工作中采取了一些“左”的行动,不顾群众的觉悟程度烧毁神象,农民抵触地问郭滴人:“神象烧了,祖坟要不要挖掉?”郭滴人耐心地启发道:“烧毁神象是有些过分,祖坟当然不可挖。但是要想想,年年祭祖坟,土豪劣绅坐轿去,分的祭品特别多,农民赤脚走路,诚心敬祖宗,分的祭品才二两猪头皮,这不是太不公平吗?可见世上有什么神呢?”他还以农民的痛苦生活为题材,编写山歌在农村传唱,常向农民宣传介绍彭湃领导的海、陆丰农民暴动情况。他常比喻说:“石灰、泥和沙分开没作用,用水拌和起来成三合土,砌墙建屋非它不可;一二根筷子一拗就断,一把筷子任扭不断。”这些通俗的比喻,使农民们容易听懂,革命的道理如春风化雨,滋润农民朋友干涸的心田。许多农村老人回忆说:那时郭滴人虽很年轻(不过20岁左右),但大家都把他看作是亲密的长者,他总是笑嘻嘻的,待人亲切真诚,讲话很风趣,很会打比方,不啰嗦,句句在理,大家都听他的话。

在郭滴人等的广泛宣传组织下,创办的农民运动宣传人员养成所,培养了一批农运骨干,并吸收进步青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1月,中共龙岩县总支成立,它是闽西成立较早的一个县级党组织,它成立后立即领导工农运动,郭滴人任组织委员,他与陈庆隆在考塘乡、湖洋乡率先建立农民协会,继而推广开来,汇集一起举行声势浩大的游行。在蒋介石发动反革命政变后,因工作重点多在农村,损失较少。公开农会被解散,他们就建立秘密农会,抵抗政变后反动派的抓人罚款,并培养发展优秀的农民运动积极分子入党,郭滴人特别注意在贫雇农中发展党员,陈锦辉就是经他介绍发展的闽西最早的农民党员。

在全国大革命失败后,根据龙岩出现的国民党左派掌权的特殊政治局面,郭滴人出任国民党县党部组织委员。他们在过去工作的基础上,继续发展农民运动,使龙岩农协会遍地开花,全县农协会会员近10万人,为闽西之最。农民运动驱逐了北洋军阀的残余,狠刹了贪官污吏、土豪劣绅的威风,宗法封建势力受到了冲击,“二五”减租和取消苛捐杂税也得到了部分的实现,更为重要的是:许多地区都建立了“党支部———秘密农会———公开农会”三套组织,这在全国其他地区是少有的,郭滴人为使党在群众中深深扎根,成为坚实的领导核心作出了不懈的努力。

龙岩的农运工作为后来打响福建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统治第一枪的后田暴动,为迎接红四军入闽,建立闽西革命根据地,实行土地革命以及在后来十余年革命斗争中,龙岩红旗始终不倒,奠定了坚实的群众基础。也正如毛泽东所言,农民运动“准备好了红军的种子,准备好了红军的领导者即共产党,又准备好了参加过一次革命的民众。”

虽然郭滴人在龙岩从事农运工作时间不长,但运动开展得有声有色,对农民的影响是巨大的。在郭滴人等的感召下,许多农民走出山坳,融入革命洪流中,许多人经他介绍入党,并为革命英勇牺牲;许多人(如罗元发、陈仁麒、魏金水、郭成柱、周仁、张龙地等)都聆听了郭滴人的宣讲,提高了觉悟,从而毅然走上革命道路,后来成为我党、国家、军队的领导人。由于长期的战争环境,郭滴人积劳成疾,于1936年11月18日在陕北保安(今志丹)病逝,时年29岁。1956年10月,他的骨灰移葬于闽西烈士陵园。

战火硝烟已散去,郭滴人的坟茔静静安卧在虎岭山巅,他的一生根植闽西这块沃土,他的斗争业绩永存人民心间。

(陈淑如整理)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实时新闻


精彩图片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