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茅药酒10年违法广告达2630次,所在地去年更名为鸿茅镇

每日人物2018-04-16 21:10

每日人物张毓婧报道

广州医生谭秦东因在网上发布《中国神酒“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的帖子,遭内蒙古凉城警方逮捕。近日,此事引发舆论关注。

公开报道显示,鸿茅药酒曾多次被宣传为凉城的“名片“,去年,当地还举行了鸿茅镇的揭牌仪式。

另据媒体报道,在董事长鲍洪升接手后,鸿茅药酒加大了广告宣传,2016年曾投放150亿元。但也一直被指责为“违法广告“,10年内曾被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违法次数达2630次。

鸿茅药酒。网络图

广州医生吐槽药酒为“毒药”遭跨省追捕

“鸿茅药酒”在2017年起码有两件喜事。

这一年,鸿茅药酒成为内蒙古第二家加入“国家品牌计划”的企业。在6月29日举行的签约仪式上,乌兰察布市副市长王心宇致辞说,“鸿茅药酒上缴各项税金3亿,解决就业岗位数百个,为乌兰察布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又过了两个多月,凉城县恢复了“鸿茅”这一古镇名,并为此举行了揭牌仪式。报道显示,凉城县岱海镇一部分区域划出来,设置鸿茅镇,为凉城县人民政府驻地。内蒙古日报称,凉城县新增鸿茅镇是对地方文化很好的传承,同时,鸿茅药酒这一近300年历史的品牌借助这一文化优势能更好的推动地方经济发展,二者相辅相成。

在这种“喜庆”氛围下,远在广州的医生谭秦东在“美篇”上写的一篇帖子似乎显得微不足道。这篇帖子名叫《中国神酒“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发布于12月19日,从心肌变化、血管老化、动脉粥样硬化等方面说明鸿茅药酒对身体造成的伤害。

2018年1月10日,凉城警方赶赴广州带走了谭秦东。后经凉城县人民检察院批准,谭秦东于1月25日因涉嫌损害商品声誉被逮捕。

谭秦东被警方带走后,妻子刘璇屏蔽了账号。截止当日,账号只有5个粉丝,帖子阅读量为2241。

临近春节,谭秦东的家人想让其取保候审,以便能够回家过年。谭秦东的妻子刘璇告诉每日人物,警方说如果想取保候审,就必须得到鸿茅药酒的谅解书,但鸿茅药酒“根本不给我们见面的机会,理都不理我们”。

刘璇曾对新京报称,抓走谭秦东的人当中,就有鸿茅药酒的人。凉城警方否认了此说法。4月15日,警方通报称,目前案件已依法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4月16日,中国医师协会就“鸿茅药酒事件”发表声明,称愿意为谭秦东提供法律援助,同时呼吁对于涉及药品的不同观点应慎重对待,以示对生命负责;公权力机关应慎重对待不同学术观点和言论,防止将民事纠纷刑事化。

董事长鲍洪升。

公司董事长以“营销“闻名,曾开发保健内衣”婷美”

此事尚未引起舆论巨大关注前,4月13日,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鲍洪升获得了“2017内蒙古年度十大经济人物”称号。

某种程度上可以说,鲍洪升“拯救”了鸿茅药酒。

2007年前,凉城县鸿茅药酒厂还只是一家濒临破产的国有小厂。这一年,杜海军、鲍洪升为首的几大药圈行销巨头,经过多轮谈判,全资收购了该厂。

据媒体报道,目前在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中,鲍洪升出资占比25.03%,大股东内蒙古鸿茅控股有限责任公司占比48%,鲍洪升对其鸿茅控股出资占比52.46%。鲍洪升是鸿茅国药的实际控股人。

早年前,鲍洪升在保健领域就“风生水起”,并以营销闻名。

《鲍洪升:我是个真正的蒙古人》一文介绍,鲍洪升13岁之前在牧区长大,父母都是知识分子,父亲是一位藏医学者。鲍洪升1984年进入国企工作,1990年下海经商。

1996年鲍洪升代理“护肾宝”,三个月后就火爆全国。1997年代理减肥产品“美福乐”,更是连续两年国内销售量排名第一。

更有名气的是1999年他与别人联合开发的“婷美”保健内衣。“婷美” 本是坎肩式的穿戴保健产品,后来改成内衣。鲍洪升更将卖点由保护颈椎改成“变美”,找来了蒋雯丽等明星代言,一时间让“婷美”风靡全国。

接手鸿茅药酒后,鲍洪升延续着之前的广告策略。

首先,鸿茅药酒依旧强调其“保健“作用。该公司官网介绍,“鸿茅药酒始创于1739年,由著名民间药王王吉天在内蒙古凉城鸿茅镇创办的‘荣盛坊’根据祖传秘方炮制,成分包括(六十七味):何首乌、地黄、白芷……“

其次,鲍洪升继续找来了众多明星代言,先后与陈宝国、张铁林、德德玛、雷格生、黄健翔等明星合作。2015年新广告法规定“医疗、药品、医疗器械广告不得利用广告代言人作推荐证明”后,鸿茅药酒选择了影视剧植入,《北上广依然相信爱情》《中国式关系》《老爸当家》等热门电视剧都出现了它的身影。

陈宝国代言鸿茅药酒。

年销16亿花150亿宣传,广告违法次数达2630次

鸿茅药酒在营销领域投入巨大。据央视市场研究媒介智讯数据,2016年中国电视广告投放额排名中,鸿茅品牌(包括酒精饮品、活动、商业及服务性行业等)以150亿元投放位列第一。

而当年,鸿茅药酒2016年零售药店终端(包含实体药店和网上药店两大市场)销售额为16.3亿元。

另据食药监总局数据显示,去年曾引起争议的莎普爱思的广告共有562条,鸿茅药酒的广告内容则有1192条。

与广告轰炸如影随形的是,各地不断通报其“违法广告”。

在鲍洪升接手的第二年,鸿茅药酒广告因“以专家和患者名义为产品做功效宣传”等,连续数月被辽宁和江苏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次数超59次,并因“涉嫌篡改审批内容”被暂停在浙江、江苏、江西等6省销售。

2009年,又因违法广告被辽宁、青海、四川、湖北、海南、江苏、江西等食药监部门点名通报。

2017年8月,据健康时报不完全统计,鸿茅药酒10年内曾被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违法次数达2630次,被暂停销售数十次。

更有媒体指出,在广告宣传中,鸿茅药酒混淆了药品和保健品的概念。鸿茅药酒实际上是一款酒剂类中药,1992年被国家批准为非处方药,1998年又被列为国家中药保护品种。作为药品,它不适合所有人,但在广告中,它更像是一个人人都可饮用的保健饮品。

有消费者告诉《财经国家周刊》,其母亲得内风湿性关节炎十多年,手关节有点轻微变形,但还能做饭做家务,听说这个药酒能治好病,就买了三个疗程共30瓶。“哪知道一个疗程下去没什么效果,只是身体有点微微发热,后来身体比以前痛得更厉害了,直接躺床上不能走路了,我们村附近好几个人都是病情加重,有病还是要去大医院治。”

谭秦东遭逮捕后,曾于3月12日向凉城警方提交了一封申诉书。他在申诉书中也称,作为医生,他清楚“药酒是药不是保健品,有具体适应症、禁忌症和严格的剂量要求,‘对症是良药,滥用如毒鸩’。如果厂家在广告中夸大疗效,淡化适用症、禁忌症和严格的剂量要求,给患者带来严重后果,‘良药’变‘毒药’绝非危言耸听”。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实时新闻


精彩图片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