囹圄少年和他的24支网购“玩具枪”

北京时间2018-08-10 21:45

北京时间记者 杨凤临 报道

刘大蔚3岁那年,外公送给他一把玩具枪,他爱不释手,从此与枪结下不解之缘。

18岁那年,刘大蔚加入了真人CS俱乐部,为在朋友面前“显摆”,他网购了24支仿真枪。虽然买家没有发货并退款,但是一个月后刘大蔚被逮捕,随后他因走私武器罪获无期徒刑。

狱中,这名刚成年的四川达州少年,绝望时想过自杀,劝父母忘了他再生一个孩子;偶尔也抱有一丝希望,梦到自己被无罪释放。

“我儿子到底犯了啥罪,玩个仿真枪就罪大恶极了?”少年的父母始终没有放弃,坚持为儿子申诉。

终于,事情迎来了转机。2016年10月18日,福建高院公开发布再审决定书,认为原审对刘大蔚判处无期徒刑,量刑明显不当。”

经过2年的漫长等待,2018年8月10日,福建高院对此案进行二审第一次开庭。庭上,检方和辩方围绕证据同一性、法律适用问题进行了激烈争辩,法院宣布择期宣判。

18岁少年被24支“玩具枪”改变命运

达州,位于四川省东部,自东汉建县至今已有1900多年的历史,是四川省有名的人口大市、农业大市,物产丰饶。

刘大蔚出生在达州,母亲在家中务农,还在村里开了一间小超市,父亲是一名建筑工人。作为家中的独子,刘大蔚从小备受宠爱。3岁的时候,外公送给刘大蔚一把玩具枪,他爱不释手,从此迷上了玩具枪。在刘大蔚的要求下,母亲的小卖部也经常进些玩具枪售卖。

那时候,玩具枪对于当时的男孩子来说,几乎是“标配”玩具,从未有人说过有何不妥。

因为成绩不好,初二那年,刘大蔚辍学去广东打工。因为射击类电子游戏的流行,血气方刚的他参加了一家“真人CS”俱乐部。

2013年8月,17岁的刘大蔚通过QQ与一台湾卖家商谈购买玩具枪,卖家说没货了。2014年7月,台湾卖家突然主动联系刘大蔚,称仿真枪到货,购买20支以上可按批发价销售。刘大蔚凑够30540元,选购了24支台湾产玩具枪,打算放在家里,向俱乐部的小伙伴“显摆”。

在刘大蔚看来,这和小时候,街上小伙伴到小卖部买玩具枪,没有什么两样。

没过多久,台湾卖家又联系刘大蔚说货送不到了,仿真枪入境后被福建省石狮海关缉私分局在泉州某物流公司查获,卖家把钱退回来了。

刘大蔚原以为网购终结、退款完成之后,此事便与自己无关了。于是,他回老家,准备应征入伍。他说,成为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是儿时梦想。

没想到,他在家中等到的是一双冰冷的手铐。还没搞清楚自己“犯了什么事儿”,刘大蔚就被押回泉州。9月底,他因涉嫌走私武器罪被逮捕。

刘大蔚被抓前生活照

“那些只是玩具枪啊,是我们家长知情并同意的,是我和孩子一起去打款买的。怎么会被抓?”刘大蔚的母亲胡国继大吃一惊。

胡国继当即和丈夫卖掉家中的稻谷,跟着去了泉州。夫妇俩一边在工地里打零工赚钱,一边联系律师希望救儿子出狱。

然而,刘大蔚购买的24支枪形物最终被鉴定为20支系真枪。2015年4月,福建省泉州市中级法院以走私武器罪判处刘大蔚无期徒刑。

根据司法解释,走私非军用枪支十支以上属于情节特别严重,可判处无期徒刑。

刘大蔚在看守所提起上诉。当年8月,福建省高级法院终审维持原判。

判决如同晴天霹雳,胡国继知晓后坐在凳子上哭了许久……

重刑判罚引起人大代表连年关注

胡国继擦干眼泪,毅然和丈夫远赴北京,求法学专家救子。

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徐昕得知此案情况后,决定对刘大蔚进行法律援助,担任申诉代理律师。

“刘大蔚没有走私武器的主观故意和客观行为,涉案枪形物根本不是刑法上的枪支。”2015年11月26日,徐昕向福建高院提交刑事申诉状,请求撤销该案判决,启动再审。

很快,这起因网购玩具枪获无期徒刑的案件,引发全国舆论广泛关注。2016年10月18日,福建高院官方微博披露,该院当天依法作出决定,再审刘大蔚走私武器一案。

“刚得知再审的消息时,我高兴的睡不着觉,觉得奇迹发生了。”然而,近两年的时间过去了,一直没有开庭的迹象,胡国继说她越等越觉得悲观,心越凉。

在这近两年的时间里,很多专家、学者为刘大蔚奔走。

据统计,从2011年到2015年全国就有8万多人因为涉枪被判刑,其中有相当数量是因为仿真枪。

2016年和2017年全国“两会”上,先后有朱征夫、蔡学恩、侯欣一等代表、委员提出了审查修改仿真枪入刑标准、提高枪支认定标准和修正枪支鉴定标准的提案、议案。全国公安、检察院、法院也均有人士撰文,公开反对办理玩具枪案件。

最高法院和公安部2017年5月9日均下达通知,要求各地法院、公安局暂停审理、暂停办理玩具枪类涉枪案件。

2018年3月28日,最高法、最高检联合发布《关于涉以压缩气体为动力的枪支、气枪铅弹刑事案件定罪量刑问题的批复》。《批复》称,“对于非法制造、买卖、运输、邮寄、储存、持有、私藏、走私以压缩气体为动力且枪口比动能较低的枪支的行为,在决定是否追究刑事责任以及如何裁量刑罚时,不仅应当考虑涉案枪支的数量,而且应当充分考虑涉案枪支的外观、材质、发射物、购买场所和渠道、价格、用途、致伤力大小、是否易于通过改制提升致伤力,以及行为人的主观认知、动机目的、一贯表现、违法所得、是否规避调查等情节,综合评估社会危害性,坚持主客观相统一,确保罪责刑相适应。”

再审开庭律师坚持做无罪辩护

两年后,2018年8月10日,刘大蔚一案再审开庭。胡国继兴奋的像个孩子,她为儿子买了两件新衣服。“我希望儿子能够早日改判无罪,早日和家人团聚。”

北京时间记者从福建高院获悉,庭审持续3个多小时,控辩双方激烈交锋,各方对原判认定的刘大蔚犯走私武器罪的事实证据和法律适用进行了充分辩论。

徐昕律师和刘大蔚的父母开庭前在法院外合影

辩护律师提出,刘大蔚网购仿真枪,从运输到海关扣押到鉴定等环节,没有充分证据显示刘大蔚订购的仿真枪就是海关查扣的该批次枪支,辩护人举例说,海关查获的枪支的发货时间是2014年5月,但刘大蔚买枪发生在同年7月,该批枪支是否就是刘大蔚订购存在疑点。检方则认为,在案证据可以印证,涉案枪支是刘大蔚通过网络购买,并且是海关查扣的枪支。

此外,检方认为根据两高2001年关于刑事案件的一个司法解释,此次案件再审不应适用两高涉枪案的批复;辩护人则表示,根据刑法从旧兼从轻原则,该批复应该用于该案。

庭审持续了3个多小时,随后法院宣布该案将择日宣判。

“这个案子争议会非常大,不可能当庭宣判,这也是我们预料到的。最终判决刘大蔚无罪的概率不高,但我们认为坚持无罪辩护的理由很充分。”徐昕告诉北京时间记者,根据“两高”最新《批复》的适用以及《批复》中关于枪支标准认定具体的解释,都能说明刘大蔚无罪的立场。

“刘大蔚购买的24支枪形物,根本不是《刑法》意义上的枪支,就是玩具。其中最高比动能不超过10焦耳/平方厘米,相当于甩一个绿豆到你脸上,没有杀伤力。”徐昕说。

胡国继告诉记者,她的心情很沉重,“还不知道案子的结果是什么,目前不敢太乐观。”胡国继说,如今她在一家医院做保洁,丈夫在工地打零工,两人每个月都轮着去监狱探望儿子。

为了给儿子打官司,胡国继夫妇四处借钱,家里债台高筑。“希望儿子能早点出来开始新的生活。”胡国继说。

本文(视频)系北京时间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实时新闻


精彩图片


精彩推荐